首页 > 财经 > 正文

皮海洲:又见土豪分红上市公司分光花光的做法不可取

发布时间:2019-04-16 13:01:19;;来源:

  4月9日晚,吉比特如期发布了2018年年报。2018年该公司完成营业支出16.55亿元、同比增长14.91%,完成股东净利润7.23亿元,同比增长18.58%,这样的增长速度关于总股本仅有7188万股的中小企业来说,真实是有些不起眼。

  靓丽的是该公司年报中披露的利润分配方案,公司拟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0元(含税,下同),也即每股派现10元,在目前已发布利润分配方案的公司中位居第二,仅次于贵州茅台(行情 研报)的每股14.539元。这无疑是A股市场又一家高派现的上市公司。

  一、上市公司分红并非越多越好 高派现面前或藏有猫腻

  近年来,在管理层鼓舞上市公司现金分红、严厉控制高送转分配政策的引导下,现金分红成了往年上市公司利润分配的配角。如截至4月9日晚,两市共有1402家公司发布了分配预案,其中有1150家公司触及现金分红,占比到达82.3%。在这些现金分红的公司当中,呈现了不少高派现的公司,如贵州茅台每10股派现145.39元,吉比特每10股派现100元,华宝股份每10股派现40元,养元饮品每10股派现30元。从股息率来看,有超越30余家公司的股息率超越5%。其中,兰州民百(行情 研报)的股息率到达20.13%,方大特钢(行情 研报)为10.63%,三钢闽光(行情 研报)9.81%,华宝股份9.07%。

  上市公司给予投资者以丰厚的现金报答,这当然是一件坏事。但上市公司现金分红却不能因而走向极端,迷途知返。比方,将上市公司的利润分光败光,一味追求高派现。这种分光败光的做法显然是不利于公司久远开展的。以吉比特的现金分红为例,这显然是分光败光的一种典型。

  依据吉比特的分配预案,公司每股分红10元,由于该公司2018年每股收益为10.12元,这根本上是将2018年的利润都分光了。关于一家公司来说,报答投资者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报答投资者的同时,还要统筹到公司下一步的开展。实践上关于投资者来说,上市公司继续波动的开展,才是上市公司给予投资者最好的报答。

  当然,吉比特的高派现或许跟该公司的“不差钱”有关。4月9日晚,该公司在推出高派现的同时,还发布了《关于运用闲置自有资金停止现金管理的公告》和《关于运用局部闲置募集资金停止现金管理的公告》拟将最高额度不超越15亿元的闲置自有资金和1.50亿元的闲

  置募集资金停止现金管理。实践上,经过2017年与2018年延续两年的高派现,该公司现金分红总额甚至超越了2016年12月IPO时的净募资金额。关于吉比特这种“不差钱”公司为何还要上市,这其中的答案就很耐人寻味了,很显然就是奔着股东套现而来的。

  上市公司用现金分红来报答投资者固然是一件坏事,但这种报答的意义也不宜一味夸张。实践上,在高派现面前的种种猫腻,异样需求惹起市场的高度关注。比方,高派现名义上是对投资者的一种报答,但它更是给大股东的报答,关于股权高度集中于控股股东的上市公司来说,这种高派现更是停止利益保送的一种手腕,将本来属于上市公司资金转变成了大股东的资金。以吉比特为例,2018年度现金分红总额约为7.19亿元,前十大股东将分得4.5亿元,占据总分红金额的62%。其中,实控人卢竑岩持有公司总股本30.09%的股份,可分得2.16亿元的现金红利。可见,吉比特高派现,大股东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不只如此,吉比特的高派现分明无为公司重要股东减持保驾护航之嫌疑。往年3月13日,吉比特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三大股东湖南文旅拟减持不超越287.53万股,即减持最高不超越4%股权,而差不多一个月后,吉比特推出高派现方案来安慰股价的下跌,这瓜田李下的嫌疑也太分明了。

  二、增强对上市公司现金分红监管 标准上市公司现金分红

  由于最近几年管理层重在鼓舞上市公司现金分红,因而,在利润分配的监管成绩上,管理层将监管的重心指向了高送转,而对高派现的监管则绝对宽松。实践上,高派现与高送转一样,这其中都存在不少猫腻。因而,关于上市公司高派现行为异样也需求增强监管,以标准上市公司现金分红行为。

  比方,对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比例的下限要作出规则,如现金分红比例准绳上不得超越当年利润的60%,防止上市公司的利润被分光败光。在这方面贵州茅台的分红还是值得一定的。虽然贵州茅台每股分红14.539元,但与其每股28.02元的收益相比,分红比例为51.89%,这样的分比尺度掌握还是合理的,并非分光败光,显然不是吉比特的分红可比的。

  又比方,重要股东有减持方案的公司不应推出高派现方案。同时,上市公司高派现方案推出之后到高派现方案正式施行后的一个月内,上市公司重要股东也不得停止股份减持,防止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应用上市公司推出高派现方案来到达低价减持股份的目的。在这方面,吉比特的高派现显然有较大的利益保送嫌疑。

  总之,在现金分红成绩上必需停止标准化监管,要树立正确的分红理念。尤其是监管部门不能一味引导上市公司多分红,在这个成绩上,需求上市公司依据各自详细的状况停止详细的决策。比方,关于生长型企业,可以少分红多送转股,而关于成熟型企业,则以现金分红为主。而不管是分红还是送转股,关键在于标准。而且上市公司分红需求量入为出,需求统筹企业开展,不能分光败光。

  并且就报答投资者来说,管理层有必要推进税务部门取消“红利税”的征收。由于关于中小投资者而言,红利税的征收完全让现金分红得到了报答投资者的意义。上市公司现金分红越多,投资者交纳的红利税就越多,投资者的损失就越大。如此一来,现金分红不只不能报答投资者,而且还让投资者遭受损失,因而,红利税的征收必需叫停,中国股市应取消“红利税”。

相关热词搜索: 分红 上市公司

| 相关阅读